中国微企网
茅台和郎酒占据高端酒品牌 习酒亮丽营收背后质疑未停歇
发布日期: 2020-07-20 15:29:36 来源: 中国经济网

习酒最近几年很高调,不仅调子起得高,更多的是“背靠大树”——茅台的自信。

但酒作为伴随华夏民族兴衰和复兴的润滑剂,不仅仅是看脸的时代,是要内涵,要温文尔雅,要有文化厚度,是高度品牌集中时期,没有品牌优势,消费者就会放弃选择,看都不看一眼。

亮丽营收背后质疑未停歇

2019年12月30日,习酒发布庚子鼠年两款生肖纪念酒。

一款为500ml金钻习酒庚子鼠年纪念酒。其背标有《慧鼠呈丰》图案,慧鼠与佛手造型生动细腻,具有合家兴旺的美好寓意。

另一款为500ml窖藏习酒鼠年生肖纪念酒。其背标装饰有《子鼠》图,画有两只老鼠剥食花生,并配有“君子之品,东方习酒”墨宝。

在2020年营收目标要达到含税销售额100亿压力下,截至2019年12月25日,习酒在全国市场累计实现销售79.8亿元,同比增长40.69%。其中,省外市场同比增长76.43%,销售额超过50亿。

在光鲜亮丽的营收背后质疑声浪也未停歇,为了完成2020年的百亿营收目标,习酒近年来开启了不断涨价模式。

作为茅台集团全资子公司之一的贵州习酒,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“背靠大树好乘凉”。在现有茅台一瓶难求的现状下,习酒潜移默化地成为了茅台的替代品,其营收呈现爆发式增长。

习酒此前公开的数据显示,其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销售收入分别为25.66亿、35.78亿、80亿,同比增速在25%、39%、124%。在2019年销售收入达到79.80亿元之后,习酒在2020年达到100亿基本毫无悬念,只需要保持25%的增速即可。而按照近四年来习酒销售收入的增速测算,25%只是下线。

据中访网了解,从2019年12月26日起,习酒系列部分产品的出厂价进行上调,大致幅度为10%左右。调整后的终端价如下:金钻习酒,调整后终端价428元/瓶;银钻习酒,调整后终端价258元/瓶;金质习酒,调整后终端价298元/瓶;银质习酒,调整后终端价188元/瓶。

其实,自2019年以来,习酒已经两度对旗下产品进行了价格上调,提价频率位居白酒行业前列。

公开资料显示,1998年,习酒并入茅台集团成为其全资子公司。茅台接手后,习酒从一家亏损企业逐步发展成酒业巨无霸,其官网资料显示,1999年习酒销售收入1.2亿元,实现利润500.44万元销售收入。到了2019年,习酒销售收入为79.8亿元,20年间,习酒销售收入增长了66倍。

成也茅台、败也茅台。在背后茅台发展无忧之际,习酒其品牌溢价在自有的产品属性中呈现断崖式下滑的局面,而由于与贵州茅台(1083.330, -46.67, -4.13%)存在同业竞争,习酒多年来的的上市之路戛然而止。

因为涉嫌同业竞赛,贵州茅台酒厂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宣告停止上市方案,可是,习酒公司却仍然期望可以在酱香白酒职业继续“开疆拓土”。

从补充性竞争到正面硬刚,未来酱酒发展将呈?

近年来随着年郎酒、习酒、国台等二线酒企的快速成长,酱香酒市场在每个价格带均形成了一定体量以及代表性产品,在600元以上的高端市场中,主要以茅台酒和郎酒的青花郎为主,其中茅台以遥遥领先的品牌力,基本占据超高端市场;300-600元的次高端市场则主要包括习酒窖藏系列、赖茅、国标酒等,100-300元的中端市场主要包括茅台王子、习酒习酱等,100元以下的低端市场则主要为仁怀非品牌酒和其他地产酒。

据贵州茅台官微音讯,11月20日,茅台集团董事会举行2019年度第十二次会议。

在审议《关于习酒公司出资84.6亿元建造1.9万吨酱香酒及配套项目的方案》时,会议指出,此次扩建为习酒公司未来的腾飞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“酱酒热”已经成为行业的高频词汇了。得益于消费升级的影响,以及茅台对酱香酒消费群体的培育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认同并接受“少喝酒、喝好酒”的理念。而酱香酒独特的酿造工艺决定了它无疑是“好酒”的一个象征,也决定了酱酒热浪潮的高居不下。

在巨大的行业风口面前,众多酒企和酒商纷纷转向,已经开始布局酱香酒市场。数据显现,2018年我国酱香酒的产能约为50-60万千升,占整个白酒产能的4%;而从出售方面来看,2018年酱香酒的营收约为1100亿元,约占白酒商场的20%左右。

目前,我国酱酒企业数量增至1000家,根据营收规模大致可分成四大阵营,其中第一阵营为茅台独占,第二阵营包括赤水河两岸的郎酒和习酒,第三阵营主要包括国台、金沙、珍酒、钓鱼台、潭酒等中端酱酒企业,第四阵营则主要为仁怀本地企业,如金酱、夜郎古等。

汽车有奔驰宝马,酱酒有茅台郎酒。这个心智一旦深入人心,对茅台镇的打击是深远持久的。